今天早上,我從公司的地下停車場走去樓上打卡的時候,我就想道,其實我只是一個知道一半的人。如果拿星球來做比喻,有的人學識豐富,說事情可以非常有條理的陳述、分析,這種人我把他歸類於「恆星」,因為蓄積的能量及質量足夠,所以可以自行發光發熱。而我只是「行星」,可以發光,但是必須藉助恆星的光線來反射,本身並不具有熱度。

我陳述一件事情,或許我可以說到答案,但是有的時候因為太過於重視答案,反道將怎麼搞來的答案的過程忘記了,有的時候這個答案無法經過檢驗,或是所謂的立論基礎薄弱,這我想蔡仁惠老師已經在上課的時候點過我了,但是沒有繼續把這件事情浸淫下去,畢竟我對於求學求知這件事情,是很懶惰的。在我的意識裡面,沒有知識不會餓死,但是沒有薪水就一定會餓死。

我只是個一天到晚想要享受的畜牲而已(笑)。

最近開始找些雜書來念,一些硬梆梆的雜書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蝸牛君 的頭像
蝸牛君

不小心掉入思緒的斷層

蝸牛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