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幹」其實不盡然是罵人的字,對我而言,它是屬於發語詞的一種。

管仲,吾其被髮左衽矣。」微,無義。
「子在川上曰:逝者如斯,不舍晝夜。」夫,無義。
「慎終追遠,民德歸厚。」矣,無義。

但是這些傢伙為什麼要加這些無意義的字在文字裡面,其實只是順口氣而已。
「你總該知道,紅燈停綠燈行。」在這裡面,也是無意義的字。

所以大人們不要在質疑,為什麼出口成髒,這是一種發語詞,跟孔子說的,曾子說的,並無二致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蝸牛君 的頭像
蝸牛君

不小心掉入思緒的斷層

蝸牛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